今天到新店來。
 
其實開始母乳生涯後,並沒有喜歡到新店來輪值,
因為大包小包要帶的物品太多,中午又百無想法到哪兒解決午餐。
 
天氣頗涼冷,詢了同事Watson's 何處去,
便擇了以往未曾踏過的小徑走。
 
有種柳暗花明又一村之感,
綿綿細雨及些微寒冽的空氣更添滋味。
 
對面是七張站,有多久沒搭捷運了?
那車廂即將進站的疾風,彷彿快要被遺忘了;
我好像沒有在台北第一個租賃處度過冬天,
但那年冬天我卻幾乎每天經過那個短暫落腳處的向弄口。
 
新店不算台北,但捷運卻讓它與台北連結,連空氣都是;
混和著車塵和履灰,空氣黏答黏答的。
 
沿著北新路走,經過一處處窄巷彎弄口,
總覺得這是台北特有的,
只要一個想法一轉彎,驚喜的發現會朝你撲天蓋地席捲而來,
我喜歡這種平淡生活裡突來的小發覺、小意料之外,
得以讓人覺得,每分秒踩踏的步伐,不那麼沈甸甸。
 
回程我拐進了其中一條,買了碗蚵仔麵線;
Alex沒有很愛這種小味道,
我也變得少吃了。
 
側首一瞧,對面的手工水餃攤人潮偌多,
有機會再來光顧吧。
 
盤算著要否去金石堂,心還在思量,
腳步已不知不覺踏入了;
有多久沒有好好逛書店?
有多久沒有好好閱讀一本書?
不記得了,日子推擠著人,得拋去一些嗜好、習慣,而適應現狀。
 
拿了三本書在考慮,驚覺全是育兒相關,
最後全沒買,因為遍尋不著,我想為自己買的書。
 
走到手作、縫紉一區,
一直想學拼布,覺得很美,
該是能如同毛線編織般,
圈圈線線地,逢補心底的坑洞,
砌茸繽紛的色彩。
 
我很想旅行,但放不下妞妞,
我很想一個人放空,但捨不下由己而成型的家。
 
女人成了家、成了太太、成了母親,
便一直在淘空,沒有怨懟,只覺得必須且該,於是傻傻地一直做。
 
想念妞妞,她還好嗎?反覆燒了三天退了沒?開不開心?
才分開幾時辰,我故做輕鬆地假裝回到單身的自己行走著,
卻仍是掛心著她。
 
好像必須是個超人,因著昨晚Alex說頭痛了,
忙進忙出的我,大概不能倒。
 
來了一趟新店,時間短短的,感受與悸動卻如這紛雨般,很綿長。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