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獨自回診,因預約號碼掛得早,
Alex不及搭載我前往。
 
熟悉的樓梯、熟悉的報到處、熟悉的候診區,
即便接生與產檢醫師不同,
我卻湊巧地在之前產檢診間作產後回診。
 
望向左側,一個多月前我待了好些天的產後病房,
虛弱地卻不論白晝黑夜,
由Alex從推輪椅到攙扶著陪我往返病房與嬰兒室,
為了餵妞妞ㄋㄟㄋㄟ喝。
 
恍如隔世。
 
妞妞從我身體被迎向這世界的感覺,
頓時衝擊上腦,我忘不了。
 
身旁陸續多了孕婦,眼見所及有先生伴著;
我想起每回產檢,Alex從未缺席,他著實充分扮演了好老公的角色,
然而我仍不禁暗自揣臆,他是心甘情願、甚而歡喜相伴相陪的嗎?
抑或僅是為了配合與職責?
 
倘若當初仍被反對得緊,你仍會堅持所擇嗎?
好想知道答案,哪一種答案將衍生我對未來截然不同的態度與所為。
 
揣揣不安。
 
且愈來愈感到茫然與不安。
 
不變的,是妞妞綜合著我與你的種種,那是生命的延續、相愛的證明。
 
曾經相愛的證明?還是永遠相愛的證明?
 
想太多麼?卻總得不到安撫安穩的解答。
 
回診完畢後,
我請Alex小心開車毋須趕,
我漫步行至小太陽閒晃;
今晚好冷、風好大,
我拉緊大衣衣領如「北風與太陽」中的旅人。
 
我會是誰生命中的旅人?能夠恆久駐紮嗎?在你心底與生命裡。
 
原來我並不勇敢,為娘之後,仍一貫地纖思敏緒,現實不了。
 
想妞妞了。
 
慶幸有妞妞的誕生,
我得以從她身上,獲得於心緒擺盪時刻,某些程度的安慰。
 
因為,她如此似你。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