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很久,沒有流浪。
 
那將暗未暗的傍霞,面容漸次模糊,
以為早已遺忘了呀,旅人卻復返從風塵,自湖底,愛戀地撈起細撫。
 
且幻燈片一匣一匣地緩‧速‧映‧播。
 
我兀自別過臉去,不忍,碰觸那旅人音、影,
已然視其為行者,時間封膠記憶,但形體成了過客;
而造化造化卻鏤刻出其欲安歇的想望。
 
然我已非舟夫,不再為旅人無尤地撐篙楫槳,
蓑笠摘下,翩臨的他重拾我散落一徑曲折的‧原生美麗。
 
回眸再別向晚,我不流浪,有人為我築起小屋,於礁旁。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