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離祢們太遠,
然僅能任荏苒推著距離,
冷眼無策。
 
原來負囊自閒適、松濤、莘子、綠茵離去,
揮別的,還有那一點一滴的積累,
關於柔軟眸神、關於無邪朗笑、關於敏緒纖思。
 
以及那裏---即使曾為逃兵,卻終始未曾冷了熱忱的,文藝渡頭。
 
而汲汲營營、汲汲營營哪!
我汲營著,假裝不癢不痛地奮游。
 
可我真‧的不想離祢們太遠,
請依舊不離不棄地迎接我,
於我極力攫取,間或蛻繭乍現一刻一秒的,真實面容。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