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足尖,舞著心魔的凌亂,
雜沓、雜沓。
 
一如最初的想望,兩年週攜手共伴,
何以而今,急躁地欲越於春臨之前?
 
作祟地,我擎不住我的足尖,
玻璃鞋跟渲了不安全感的釉黑。
 
而掮著解藥的青鳥飛往哪兒、飛往哪兒?
來我這吧、來我這吧!
 
我企需牠,啣著永恆不迭誓言,駐紮你於神前滌淨滌淨徹底的肩頭,
翩然而至,救贖我。
 
 
創作者介紹
Una

Una(さゆり)'s Talk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