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頓時被抽空了;

痛著痛著,才有感覺。

 

你再次跨洋而去,

我手足無措地,於徒留的土地上、房間裡,慌亂著,

尤以夜襲足堪徹底崩盤鎮日武裝的,理智。

 

我揣測奢華夜上海的外灘,

會否魅惑你的圭臬?

 

並非不信你,信不了我的自信。

創作者介紹
Una

Una(さゆり)'s Talk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