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時多日,久未與自己對話。
 
新年業屆二週餘,孜孜矻矻於業務,
往昔保持暗許的新冀願,亦沖淡了欣悅。
 
而近日的氤氳,氤氳了愈見不著清晰的清晰,
水漉漉斥著鼻眸,煞是辨不了晚露或隱淚。
 
霧裡探花,探花霧裡,何以探?花何處?
 
我在候,候一個,以後;
足以通明了濃烈的霧,足以亮照了秘密婀娜的花瓣。
 
創作者介紹
Una

Una(さゆり)'s Talk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