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流過我的眸,
誰流過我的鼻,
誰流過我的耳,
誰流過我的唇,
誰流過我的顏。
 
潺潺。纏纏。讒讒。
 
暗忖掩上了門,卻惹得一身空穴來風,呼颯、呼颯。
 
而我流過‧誰,菲薄地痕跡不留,僅只抹蘸一香醞淺笑,
以為偷摸地風拂過,沁涼了,沒人猶記那輕柔。
 
寧靜,以我為名。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