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愁,我就彈琴,
遁入毫無心機的律音裡,
拭淨、拭淨,涓滴的痕跡。
 
能夠不言語愛你麼?
愈傾露,就愈滿溢,
思念時,我蹬惦足尖,自始捧蘸你容靨,
只得柔拂,不敢攪皺,
一使力,即排山倒海,止不住、停不了。
 
而你的諾言哩?
匿於何處險崖峭壁秘密保管著?
唯一一把鑰匙安然躺在我手心麼?
何時,我可興高采烈地啟開?
而身後的你,掛上終於的微笑。
 
摻有落跌起陞的果實最是甜美,
灌溉的源泉,是心貼心的堅定、堅定。
 
憂愁,我就彈琴,
彈撢雜質,彈迎落定。
 
彈奏一曲‧永遠。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