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
我一貫挪搖踩蘸著,
脆弱且硬實水晶球滾移的,跫音。
 
拭亮、拭亮,
即便烏影來去沾疊,
仍徘徊靜待,
為層裹亟願終得脫繭,瞬霎。
 
忖思,
或以上弦眉月輕洩之柔煦為證,
證白孔雀邁履屈膝、證九里香稍傾微頷。
 
羞怯,顫捧紅粉紅粉花靨,襯青鳥青地鮮豔。
 
二八年華或許就此‧不褪,
於一償宿願,甚為美麗,扉頁。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