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沸甚火的黑曜岩,尚能沁人心脾,
滾燙卻潤喉?
 
信手汲之,以為真實,卻漫化開來;
似真幻假,我急履且怯足。
 
真要個期限?!悖於我本性,一切總歸應爛漫而迆。
 
可我再能餵養若多纍實?
親愛的旅人,當你奢求冬陽的和煦、貪婪綠洲湧泉甜美,
且思量還能窮極多少絕世美景----
於是,橫豎見不著舔舐你每每寒夜孤寂的溫柔眉眸後,
最最亟需定神呵惜的,日趨微弱‧孱影。
 
創作者介紹
Una

Una(さゆり)'s Talk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