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若可以,請祢停留,停留我身畔。
 
得來如此不易,一如靜心湖六月初清晨的朝露,
輕觸,彷彿就哐啷千碎。
 
於是,我緊抿唇靨蹙眉,踱踱躊躇;
何以記憶深深?何以擁摟密密?
 
水晶球裡的雪羽衫,如何臨獲不思議魔力,
蹬襯鐵製音樂盒的跫音,翩翩‧永恆?
 
倘如此一願太奢求,
至少,至少餘音繞樑到,到青絲白綣。
 
讓彼此於倒映身影的眸瞳內,躺眠。
 
林憶蓮---至少還有你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