扮演了什麼角色?
是我、是昨天、是她。
 
而何謂傷害?
從來就希望避免著,
卻因一種深沈,揚了鬥志,
於是不明所以地,曾淚洗了守燈人。
 
同時或曾經,亦是心力交瘁的守燈人。
 
憐憫,然阻止不了花火。
 
同時同地因人而異,於多重角色轉換著,
翩然彩蝶、靜候的曇花,
活躍亦憂傷,耳畔響起蕭邦夜曲的悠揚。
 
應驗否?
同時是昨天,同時是現在,而插途已收斂,
是否正贖著罪?卻企盼能見著明天。
 
憔悴,因著感受秤子兩端的猶疑,
何以忽略珍貴的安心?何以不確定?
 
華燈初上,冉冉千燈中,哪一盞為我單獨恆亮?
 
你會為我單獨恆亮嗎?
 
〈梁靜茹‧昨天〉
假裝你不曾親吻她的臉
假裝你不曾靠在她的肩
裝你不曾讚美她的眼
假裝你不曾記得她鼻子的弧線
 
雖然你現在躺在我身邊
雖然你現在只對我想念
雖然你現在說愛我不變
但為何你只抽她習慣的香煙
 
我可以佔有你眼睛全部的視線
在亮了燈的房間
你的心有一部份我卻看不見
我已經佔有你生命全部時間
卻在意那些 你從來不說 我從來不問你的昨天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