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跌入文字的世界,越讓我感到恐慌。
 
恐慌著如何於剩下的年月裡,覽畢心之所嚮的每一本?
 
道別了前一季轉折的夏,我失了心似地,啃齧冊冊薄厚,
來跳躍著佔滿前仆後繼邀約的片段空白,零碎又零碎。
 
即使悠然於Cafe慢版閱覽的時光,隨著背對的路口消遠,亦不復。
 
我卻獨自日以繼夜地闢了筵席,
鍾文音、席慕容、Dan Brown、Michael Crichton、深雪、Elizabeth Kostova....
皆為從未缺席的座上賓。
 
以文會友,以友輔文。
 
伴我身心俱疲之際、慰我面憎眉蹙之時。
 
自喧囂景平側入靜謐巷弄,無預警地,一輪右上角慢慢退慢慢退的昏黃凌眼前,
我頷首遙望,相看兩不厭的,除了敬亭山,該復有亙古不迭的圓缺陰晴。
 
倏地,亟欲耳畔聆遍你輕言細語,
撫我除卻The rule of four字字句句裡,暗潮洶湧虛構地如幻似真的,餘緒。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