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身處溽炙的仲夏,帕布倒引來了秋味。
 
多事之秋。
 
昨夜房東太太來電,支吾其詞讓我頓感有異,
果不其然,最末她卸下多餘言詞,直述欲將房屋收回!
 
何時遷入呢?遽變的,911,多舛的,2006。
竟已週年,而古亭來到我的瞳裡,那曾是我堪為適切的居所,業已拱手了。
 
遷離和平,未達另一個和平之前,如何也平和不了。
 
猶疑著該否離開首善之都?稱為首善,然則與他國首府相較,可也區區。
 
而我卻僅於一循環秋冬春夏,悄然地適應了、迎合了那步調,
獨影落座於公車任其行跑、煢姿乘搭捷運感動甫自黑暗乍現光曙那一刻;
這城市摩肩擦踵的活絡,活絡了我原本塵埃厚疊的滿身滿心。
 
然我確確不愛台北人這層外紗,觸動我心的,為熔煉交揉的,氣息與氛圍。 
 
於是日復一日的朝晨,踩踏透過隔夜喧騰後穿灰而來的光影,
那凝集的寧寂,足以讓我悸動引懷。
 
可愛,亦可恨的,北城。
 
該宏觀,一旦成了異鄉遊子,即該深曉何處無非為家;
抑或慣常了北都悶窒的空氣騰於捷利之萬變流移,於是,捨不得走?
 
而我嬌嗔著,你懂?
 
尚有一年多的國家債,因此無奈;
而那身份,曾是我陪伴完某一位還債人後,信誓旦旦不再踏足的迴圈,
因著,害怕、害怕耳際楚楚誓約又成另一場池畔月影。
 
禁風且弱如我心,復承受不起。
 
可上蒼寬厚我,驚鴻一瞥迎來了還債契約最自由鬆愜的你;
故而,我感懷闔眸受,且等候。
 
除卻新居覓處煩心,
尚有兩項身檢得成踐,
以及首回即初生之犢不畏虎之,self Bangkok trip。
 
多事之秋,秋之多事,即便我尚身處,濃烈的仲夏。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