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io將於今午飛離台灣,而我不久後亦將搬離台北。
 
2004後迄今每季夏,喧囂翻騰著許多故事。
 
而故事上演後,謝幕即飛速地成了回憶。
 
一匣匣的幻燈片,我自雕鏤維多利亞繁複風格的紅豆杉藏櫃中拾取,
溫習、拼圖當下感受、復置回。
 
能否拒絕偌多回的離別,關於人生?
自幼即止不住的困惑,而今仍未有解答。
 
漂浮。
 
前晚與Helio端坐古典玫瑰園晚膳時,我如此形容目前的自己。
 
居無定所、熟稔一個個來去、工作神經緊繃鬆弛鬆弛緊繃...
於是我淺舐不到漂浮的無重力愜意,
空茫與無措反之飽嚐,輒止不了。
 
Helio言說定會再相見,
僅是停歇不住的跫音,多年時空轉換後,
逢遇將為何等身貌,與心境?
 
一季季的夏,獨特且絕無僅有——
故事不同,角色迥異,蕩漾餘波各有千秋。
 
而每每,我都發自內心地,珍惜,無關風月、無關悲喜。
 
最真的問候,來自你的小外甥,
不諱言地,我偶念他可愛純真模樣,
小小年歲如他,懵懵懂懂被導以那個親暱稱謂等於我,
而今我卸下,且業已有人補上,
來日方長,他該會懂的,會懂的...
 
也該會遺忘,因僅為他生命中,如此微不足道的,短短。
 
欷噓。悵然。
 
離開北城,也就離開同一片移動、呼吸的天空,
這般長的一段,將被切割了。
 
而世界真是圓的?兜了一圈圈後,有什麼可能將有可能?
 
思緒紛亂飛沓,我想我的小王子為我攜上擋寒避霜的玻璃罩,
於是我在愛情海裡仰躺,好眠。
 
Puisque c'est ma rose.
 
我是你驕傲的玫瑰,不得被馴服,得享有不竭的呵護。
 
創作者介紹
Una

Una(さゆり)'s Talk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