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日來的躁悶,於是一個人散散步成了唯一的出口。
 
一個人散步,因,僅僅只能一個人;
你的厚掌遙於這座城市之外,漫不來托起我的纖瘦。
 
因此,我只能右手牽左手,假裝有你在。
 
可,皎潔月光下,影子仍是形單;
我強迫自己抬頭向月,不去哀憐遍灑滿地的孤寂。
 
卻於月影扶疏間,我看見,昔時的模樣。
 
放工後交通車上短暫的休憩,為了另一場無料的張羅;
婉退一切邀約,友人的、同事的、傾慕者的,
無須預約即能日日遇我的,該是super market店員。
 
沈甸甸食材駝負過和平十字路口,始料未及居於和平,卻不得安寧。
 
因著當時,我曾深深以為,
為某個人亮了一盞燈,伴以熱騰騰佳餚守候,
啟門剎那的被撫慰,即是幸福到永遠。
 
可,理所當然代替了感念,忽略我的汗涔涔取替了讚許;
於是亮燈的燃油遞減,最後,終得熄滅。
 
直到,你的出現。
 
我感受真正幸福的熱切,以及永遠的可能;
於是,自瑟縮與絕望中起身,重拾洗手作羹湯的勇氣,為你。
 
一個人散步,拎了同樣的沈甸甸,
揣想何時,同於席間品味?
 
當下我怯怯,那鹹甜是否合你?那盞燈是否鍾意?
而你將否愛憐地拭去我於廚間的淋漓?
 
拭去我於廚間的淋漓,並深切知曉,那只為了你。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