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回與Susan突如其來的小聚一番。
 
她言說覺得「那年夏天寧靜的海」歌詞寫得雋永,
尤以「很高興遇見你,讓我終究明白,回憶,比真實精彩」更漾入人心。
 
因著曾經銘心且刻骨,讓當下的不歡愉倏地飄忽起來。
 
而我忖,我的此時該較彼刻精彩,竟也偶發地,真實不來。
 
許是耽溺其中,又有時心神被剝離,忡忡於天崩地裂的,可能重演。
 
何以,幸福如此粥少僧多?永遠有人飽食,永遠有人餓著。
 
我與Susan際遇於同一時空裡逕庭交錯,
她曾憐惜我的憔悴,我正心疼她的疲憊;
Susan的回憶甜美,我的記憶酸澀,而乍暖還寒時後,因陡然觸碰,最難將息;
故而,落定了,重量輕了,密度少了,曾經的堅持冷卻了,
我們報之的,皆為顫顫揚靨,即便當初滋味各不同。
 
原來,我們都成熟了。
 
於是,
我們都深曉,讓過往成仲夏夜點點繁星,黯淡璀璨,實因距離而美麗。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