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愛的電影。
 
多年後,抽空重溫,仍不住地悸動。
 
且更深層的感受接連而來,較首回觀賞更富饒韻味。
 
總愛關闔同外界的一切連結,純粹地隨著影片節奏,亦構築僅屬於我的異想世界。
 
Amelie於關鍵時刻總依賴地拾起足邊的小石,
藉由打水漂沈澱思緒;
我呢?自幼僅僅知曉編織文字的求生毯,
退卻時便展鋪覆蓋全身,
以為漆黑一整片,焦慮害怕也就不見。
 
可偏偏亟需新鮮氣息時便洩了底,
原來從未真正隱形,僅僅是眼前的光影浮掠讓文字毯阻絕,
層疊的考驗仍執意地攫曳我裙擺,蕾紗質感暈上晦暗顏料,
連跫履亦拖泥帶水了起來。
 
蒼穹何時開顏呢?
Amelie與Nino彼此的異想氛圍終究相連,
而我的Nino會否願意細細撫觸伴隨我迄今的文字毯,
一針一線皆了然於心,恆久記憶,
並輕聲呢喃告訴我,一世不倦,亦深深愛戀?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