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碌過頭,即會忘了飢餓;
忙碌過頭,急躁漸次替代了一貫的口吻溫柔;
忙碌過頭,嘶啞語音抵不過電話鈴聲的懸河。
 
於是,每晚貼著沈重疲憊的跫音離開辦公室,
而壓制不住的操心,即便乘車途中、返家後,仍掛念處理公務。
 
疲累過度以致錯過了中山北路每每瑰麗窗櫺而不自知,
因思緒早被驅趕不去的公文、信件、電話、行程麻痺地矇蓋。
 
故而,昨晚特意座落於鑲著開落落景窗的前位,
溫習那疊疊綠蔭與襲襲華麗,
將自己自汲汲營的匆促中拉回,柔軟著心。
 
細數著一套套璀璨,ipod播著但願人長久,
我的靈魂一小部分凌空而去,向你的城市而去。
 
閉上眼,隔空思慕,我輕輕巧巧地分次享用你遺留下的手心觸感,
讓那溫暖,溫暖我。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