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才收到有關萬年曆的轉寄信,
信手便搜尋起自己出生的那一天。
 
這才發現,原來,
我出生的那一天,是霜降。
 
秋意濃的十月底,又逢霜降,
無怪乎我善感的思緒自幼紛飛...
 
昨日與老妹閒坐香山牧場,
嘆到人生似乎不再有太大起伏的里程碑,
只餘婚姻...
 
然這個里程碑,卻如此難以預測日期與年歲。
 
頓感,百無聊賴,人生。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