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已不知聽聞如此的形容多少回,
然每接收一遍即在心湖又撫出淺淺的漣漪。
 
除卻從小便愛流淚的面容,
除卻總是柔柔示人,
除卻誕生於水象星座的天蠍,
我還有哪些成分由水構成?
 
想著想著,眸眶裡彷彿又漾起了霧...
 
這些天,瘋狂播放「如果你聽見我的歌」,
我想起在綠島的那夏夜,
那家光顧了好些回的店,
這首歌一流洩,我禁不住地,想到狹海彼端的你。
 
當時的你,方因我的驟然離去嚎哭,
方讓我感知你終於明曉無法沒有我,
在那個迷惑的夏夜,我望著平靜的晚洋,觸知黑暗深處的不平靜。
 
今天,是第幾個離開的Friday night了?
 
我想起,你赴戎之際,我每週每週地候著,盼著不再有分離的Friday night,
因著你尚未償國家債前,每週五的夜晚你只屬於我,
你攜我出遊,看電影,賴Starbucks,
我一週來只有這段時光最是幸福小女人的模樣...
 
深愛一個人的時候,即使背負著一大片段的陰影,只要對方回眸一瞬間,便逕自認定是幸福的永遠。
 
鼻頭酸了,眼前潤濕了,Friday night的感覺遠了。
 
明知不能放任思緒飄遠,可就偏偏蹙著眉舔舐憂傷,又吞嚥往事的甜美影像。
 
何時會忘記?孟婆湯只能在奈何橋畔送飲嗎?
倘若飲了湯,是不是真的全都會忘記?
忘記苦痛,忘記曾經那樣竭盡心力地對一個人好,忘記曾經有過的笑容,忘記自己那樣愛流淚...
 
而真要飲下的那一刻,我是不是會遲疑?會嗎?會.嗎....
 
 
 
 
 
 
 
 
 
 
 
 
創作者介紹
Una

Una(さゆり)'s Talk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