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才整理窗邊櫃時,看到了那一疊你於軍旅生活中捎給我的信。
 
那是分開後第一次讓你到我目前的居處來,
你帶來我的個人物品,最後從包包裡拾出那一疊信件,
「我想,妳應該會留著吧!如果哪一天妳不想要了,
    可不可以還給我?不要把它丟掉...」
你當時多日未好眠的眼泛著淚,輕輕對我說。
 
那一刻,我心揪了一大下。
 
看見你當刻的脆弱,我很不忍心,
但一直撫慰你的手決定休息,我無法復伸出拍拍你。
 
從中隨意捻出一封,沒想到是你新訓成功嶺時,捎來的第一封信,
字裡行間滿載對我的思念,字裡行間滿載對我的關心與叮嚀,
那一封信,讓我下定決心,等你520個日子。
 
我掙扎著是否要拆閱複習,手已不聽話地打開,
再熟悉不過的你的字跡躍然眼前,內容我迄今仍未陌生;
我想起打開信箱那一剎那的激動,
下班後欲搭公車返家的途中,等不及地拆讀,
淚,早已傾洩不止,在熙來攘往的人群裡。
 
當時無助的心情,想找你卻不得其道的心情,原來迄今還能潤浸我全身...
 
我沒有勇氣將其他封信件全拆閱,
我知道我會因此崩潰,泣不成聲,為了那一段青春,為了那一段瘋狂。
 
當時寫給你的,極為厚重的一疊,該有成千上萬字吧,
字字句句都是心痛,言言語語皆為想念。
 
曾於你歸來之後,我特意將彼此的魚雁往返纍疊一起,
象徵終能相聚相守,
不時回味重溫的,只有我的獨影,
我安慰自己,你只是暫時忘記,你只是暫時忘記,曾經愛的刻苦銘心。
 
支持一個女子守候心上人服役退戎的力量為何?
是愛嗎?是愛吧...
因為愛一個人,而努力衍生的勇敢,該是伴著多少的自己說服與緊咬牙關;
然而最後你卻依舊遲疑那愛的份量與純粹,
選擇讓曾許我的諾言輕擲,
讓我的眼淚還是沒有收的一天。
 
我曾經小心翼翼澆養的幸福種籽,七年之後沒有發芽,
種籽曾經強烈炙熱的味道卻仍瀰漫著,
在不經意間,襲入我的鼻息,讓我心疼,讓我飲淚...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