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容易被什麼樣的事物吸引,實在無所定論。
 
而我,恰恰是較容易受有所缺憾的事物吸引罷了,
因為,覺得有種悠遠的美,
悠遠,便能帶給人飄忽之感,
於備受執梏的生命中,漾入些輕盈。
 
我曾以為的堅定的一半,剝落了,空無了,
身體雖然減輕了重量,卻也衍生了沈甸甸的嘆息。
 
偊偊且行,餘月高掛的清晨,烈雨打濕的巷途,
孤單同怕黑席捲而來,空了一半的身心,更顯消瘦。
 
今晚重逢了最愛的詩:席慕容之一棵開花的樹,
結識於12歲小六的年紀,
超齡的心靈驚豔於這樣鏗鏘的字句,
等待五百年,僅為一段數十載的塵緣,
即使落空,卻也美麗;
自此,我記得這首詩好久好久,
直到國中時方得知出處與作者,
又是一陣悸動連連...
 
大學畢業後首份工作裡,
恰逢一位資深教授退休,
筵席中巧坐鄰近,
一聞其為席慕容之先生,
大喜之情溢於言表,
小六的邂逅,竟在十餘年後,有幸離的如此近!
 
倘若,哪天有幸自己的拙作亦獲人如此深深動容,
該是何等情景?
且喚一聲輕輕的贊同吧,
這世上,共鳴是最佳的認同,
能令人會心一笑。
 
 
席慕容 一棵開花的樹

如何讓你遇見我
在我最美麗的時刻

為這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佛讓我們結一段塵緣
佛於是把我化做一棵樹
長在你必經的路旁

陽光下
慎重地開滿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當你走近
請你細聽
那顫抖的葉
是我等待的熱情

而當你終於無視地走過
在你身後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那是我凋零的心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