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已經見紅了,何以還如此鬱悶?
 
心嚮往之的到不了,而身後卻是無以回報的眼眸。
 
也許學學鄧子買醉,醉到渾沌不清,也就察覺不到淚水的鹹澀。
 
不想再傷害我?!
 
早已傷痕累累,自我防衛到極致,還計較多一抹痕麼?
 
可悲..可悲...
 
可悲的止不住的淚...
 
每月的煎熬找不到依靠,只是想尋借肩膀清落緊咬的疼痛,也不得願;
 
倘此生註定偊偊獨行,我寧願中止,我不要...
 
創作者介紹
Una

Una(さゆり)'s Talk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