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一如往常,行走於巷弄間抬頭仰望仍皎潔如夜的月亮,
履至捷運站對面的十字路口,一如往常索了爽報與可樂新聞。
 
一翻閱,「知名作家藍絲絨自殺身亡告別式」斗大字眼印入眼簾,
甚驚...
 
雖不常接觸她的作品,但又有文人離世總令人不勝欷噓...
 
難道,文學為苦悶的象徵真是如此大之魔咒?
 
一直一直以書寫來排解心中製造不竭的鬱悶,
卻仍趕不及舒緩的速度,
於是只好以終止運作的方式,結束身心的煎熬。
 
我,好能理解,這樣的感觸。
 
搜尋到Mr.6對藍絲絨之死的論述(http://mr6.cc/?p=571),著實貼切,
對這樣憂鬱因子甚多於快樂因子的人而言,
一生學不完的習題便是如何快樂起來,
而寫作則是發洩心中之鬱的方法。
 
即便埋頭苦寫,卻仍跨不過,那深如鴻溝的斷層,
於是只好縱身一躍,整個沈淪,
剪不斷理還亂的,就持續流竄於世間,
而另一個世界,無論真實虛幻,都執意前往...
 
十二月天,又一個不勝感嘆的故事。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