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了一趟高中校園,同當時對我來說非常有意義的人。
 
猶記大一寒假與同學回去一次後,便暌違迄今。
 
走著三年如一日的路途,越接近心越忐忑,只得用笑容來掩飾,
一跨入,林蔭大道與操場跑道翻新著,
越走進,驚呼接連...
 
高一的校舍早已拆除,某個轉彎處多了造景,
我誠實地說:心裡的悸動令人好想掉淚...
 
你說要找高中的導師,我竟卻步...
這些年一直惦著當初對我栽培甚深的國文老師,
卻總沒有勇氣主動關切聯繫,一如對你...
 
因為,當年幾番掙扎猶豫之下,仍當了文字渡口的逃兵...
 
我們歇於高二校舍前的鐵椅上,暢談著過往,
看著已不知晚了我們幾屆的學弟妹來來往往,
想必他們亦揣著:這兩人,是校友麼?
 
高中的記憶倏地全湧現,伴著之後漫步的斗六街頭,
我不停呵呵笑的面容之後,還藏著深深的,深深的,思慕。
 
返家後,我翻閱著畢業冊,尋讀著往來的魚雁,
找回當初深刻的心情。
 
今晨將離家前,我一如以往再度駐足於書櫃,
信手掬一本本泛黃的高中國文課本,作文本,
那該是我珍惜再珍惜的青春年少,
被個個國文老師評為情辭斐然的文藝女孩,還在嗎?
還在我心頭嗎?
 
而,如此的相聚意義呢?
是冥冥中上蒼要我好好回顧從前,不再帶著憾不再帶著謎,
抑或有條細細的、細細的絲線一直牽引者,到現在,往未來?
 
「依舊是月明時
    依舊是空山夜
    我踏月獨自歸來
    這淒寂如何能解
   
    翠微山上的一片松濤
    驚破了空山的寂靜
    山風吹亂了窗上的松浪 
    吹不散我心頭的人影」
                                             胡適‧翠微山上的月夜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