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OO七的第一個週五,
別過同事Peggie後,
我拉緊大衣領口,獨自履過喧囂的中壢街頭,
到郵局開啟那已租用邁入第三載,
曾於你赴戎期間捎來綿密問候的信箱後,
便往客運站行去。
 
第一個週五,我於車水馬龍的高速公路上,
發怔凝望著巴士車窗上的倒影,
不見五官的輪廓陪伴著自己,
原本充斥四周的聲音緩慢下來,漸漸流不進耳裡,
心,一階一階地墜落,墜落...
 
眼後還有50多個週五,會否皆如此?
 
拿出手機,想撥給誰,聽聽誰的聲音,讓新年的週五不那麼寂靜;
卻,不知撥給誰,不知能撥給誰,
或該言,不知,能打擾誰...
 
一向怕極自己的孤單成為他人的負擔,
於是選擇隱忍,隱忍住當刻,
怕一出口,眸眶亦隨之傾訴。
 
「如果不知該放誰在心裡,
    那就放很多人在心裡呀!」
同事鄧子如是說。
 
可我心裡的位置好窄,只容得一人轉身,
而桂樹的皇冠也僅有一頂,無法複製,
我亦只想給,一個人。
 
命中注定的,那個人。
 
品冠的「一顆心交給誰」此刻片段地,徹底唱進心坎裡。
 
「不如養隻貓吧!」她又勸,言我適合養貓。
 
可貓迷再如何貼心貼身,總納不了我入懷,
我倒較似隻貓,需要人類的呵護關愛。
 
信箱裡躺著董哥的喜帖,
偌大的囍印入眼簾,
該是去年收訖太多紅帖,
心頭慢慢平復了欣羨,
即便,仍是渴望著。
 
Silent Friday Night,我讓自己,陪自己。 
創作者介紹
Una

Una(さゆり)'s Talk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