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忍不住...
忍不住來此駐足,凌舞,趴臥只有自己的天空...
 
然柔荑下的文墨,是否得修飾呢?
抑或依舊能夠心之所向,意之所驅地暢言?
 
邇來,讀了「左耳」、「左耳終結版」兩本書,
 
原本對大陸作家並不熟稔,於是僅僅是隨意翻閱,
沒想到,首夜地挑燈窩被一覽,便深深地沈溺其中...
 
小耳朵,叭啦,許弋,張漾,黑人,夏米米,蔣皎,夏吉吉,
每個角色皆如此令人深刻了然於心,
我從一個角色跳躍一個角色,心緒也隨之起伏顫動...
 
最終,甚有共鳴的,還是小耳朵--李珥--木子耳,
左耳有些缺陷的她,自幼便纖細敏感過人,
為愛勇敢奮不顧身,跳入了愛情又亟需安全感,
沈溺於幸福的氛圍當中,又感知害怕其消逝的那一刻...
 
年輕時代的戀愛,即是如此嗎?即是如此吧。
 
小耳朵與張漾相戀的描述,令我看著看著,都忍不住微笑,
被寵愛的感覺,真的能讓人打從心底最深處融化,並圈圈盪開...
 
望著小夜燈發怔,誰會是我的張漾?我會是誰的小耳朵?
 
誰又是誰的救世主?
 
書中貫串全篇的一句話。
 
幸福,讓人變的懦弱,又渴求又害怕流逝,
那麼,還要努力等待幸福的青鳥一鳴嗎?
還是要的吧?心底的聲音怯弱地又期待地呢喃...
 
2007的第二個週五,同首週週五一樣,
於客運上度過,巧合?注定?
 
希望,僅僅是巧合。
創作者介紹
Una

Una(さゆり)'s Talk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