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動的,是光影,還是心情?
擺盪的,是街景,還是呼吸?
 
應該是喧囂不止的,才會如此炫目地爭奇鬥豔,
而流來的,卻靜謐地不可思議。
 
許是因為,心,行的緩慢,不著痕跡吧,
好似很久,不曾劇烈地起伏振動,慣常地以沒有幅度的頻率前進。
 
除了,偶來令人蹙眉不得不撫揉的心悸之外。
 
由來喜瞻夜色於建築物間流竄的景致,
那令人心生平靜,臨界愁的邊緣...
 
果然太思緒纖敏呵。
 
忽然之間,太平山上風呼颯颯的夜景迸彈而來,
那是迄今唯一,感動交織悄嘆,而不單衍生哀緒。
 
一絲絲欲盈眶的念頭襲上,routine time is coming...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