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搭夜半的便車返鄉,
熬夜不再是輕而易舉的負荷,
而熟悉的人在身旁,彼此的連結卻已掛上休止符。
 
這陣子因工作波波未平又起的繁重而身心壓縮過度嗎?
何以回到幼時的冬陽烘暖的房間,
觸目俯拾皆是熟悉再熟悉,
卻還未將屬於北方冷調的冑甲束之高閣。
 
眉間,我仍感受到緊緊的鎖。
 
又一年的Lunar New Year,
暌違七年的獨身年假。
 
深深但願,僅有這一回。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