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她如此告訴我,於天將灰未灰的邊界。
 
「哪一天,哪一天……
  我消失了、離開了、停步了,
  請妳、請妳有機會時,轉達……
  如果可以,請他於每年最有意義的那一天,帶束花,
  百合也好,海芋也罷,只要純潔的郁白,都好、都好,
  我想,即使坐臥,亦能感受那芬芳;
  而,當他決定有了另一個極有意義的日子,
  就換上一株向日葵吧!
  唯一且最終的一株,
  那鮮黃疊瓣襯著深咖啡蕊心,
  我能即刻認出,並微笑明白,
  將有新的太陽,暖乾了他眼底,一直拭不去的淚痕。」
 
是的,她如此告訴我,沒有音調的語氣掩不住眉間偶蹙的懷念,
於天將灰未灰的,邊界。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