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來自和邑,和邑是個什麼樣的地方?在我的記憶中一直是個零。
 
今日祭祖,一併將阿公遷與祖先們共居,
從此阿公無須獨自居於宗祠的左臥了。
 
二OOO建的宗祠,於一片群山環繞的中心,很有清幽寧靜之感。
 
記憶中,每逢清明,除了費時勞力的清掃,
更彷彿是一個大家族的聚會,如同幼時過年的浩大。
 
過年的浩大漸次銷匿,因著老長輩們逐漸凋零;
也許自幼便有覺知,彼此間的關係著墨上了親戚,
該是幾世修來的不易緣分;
於是,我轉成期待清明,以祭祖為名,行動了四五十人的聚首。
 
而一年較一年期待,許是因著,這樣的聚首我不知還能參與幾回?
 
家族中恆久以來,男丁旺過女足,
於是我同妹妹,從來無須分憂勞役工作,
有許多堂兄弟們擔綱,
那種被寵愛的感覺,或許因此被延伸,
面對感情,亦希冀能備受呵護。
 
今天的儀式異於往常,時程稍久,
迄至傍晚五點許,我們一群人依舊於宗祠忙碌,
細雨紛飛,我抬頭望,宗祠後踞的山頭雲霧縹緲,
想像阿公與三堂哥長眠於此,覽盡晨曦晚霞美景...
 
從小,記憶中心心念念的故鄉,便是員林。
 
六年的童年時光原來能影響至深,
讓我即使成人了,依舊心嚮往之;
於是造就了從小亟愛舞文弄墨,
而書寫的,淨是鄉愁!
 
一條濁水溪,兩岸不同風情,
我想,幼時的我,該是懵懂知曉,思鄉之緒呵;
方能於國中時,校刊裡滿滿盡是對故鄉的濡慕,
那般該是情竇初開的年紀,我道出的卻是沈重思鄉的跫音。
 
以及,當時對驟逝的阿嬤,深摯的想念。
 
「永遠不滅的長明燈」、「牽手五十年」,
我想我會一輩子記得,國中的年紀寫出這樣的文字,
讓家族長輩們看了,淚漣漣,感動不已的畫面...
 
而我僅僅是,想用熟悉的方式,記錄下當刻的心情,
當作一種回報,與向未來的自己喊話,要自己,不忘記。
 
想到當時如此年幼的自己,早熟的讓而今的我心疼不已...
 
每逢清明,望著宗祠碑上,和邑兩字斗大發怔,
和邑是個什麼樣的地方?
幾世代前的我的祖先,什麼模樣?
會不會曾有過與我極相仿的祖先?
於雨夜時她燃燈提筆,於幾輩子輪迴後的當下,
於雨夜時我挑燈Key-in。
 
女兒身註定前後半生各歸入不同的典籍,
前半生的我來自和邑與員林,後半生的我呢?
那個將我納入其家族的人,又在哪裡?
 
雨夜,滴滴答答,
我疲累卻未眠地思索著,這只有時間方能印證的問題。
 
創作者介紹
Una

Una(さゆり)'s Talk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