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ただ、君を愛してる」,
一如預期不爭氣地掉淚。
 
而更是撼動我的,是,勇氣。
 
何以能如靜流一樣,滿懷無比的勇氣,悠然自立之旅?
她以鏡頭紀錄,而我以文字,
鏡頭須無盡延伸,文字即使作繭,彷彿仍舊可無形地穿透。
 
只是,我的腳我的身,還在原地,打轉、迴圈,一圈又一圈。
 
而無可厚非地,乍見美雪一股勁地翻閱婚紗,悸動疙瘩了四肢;
血液中流竄著的,是美雪對白紗的想望?亦或是靜流於旅行的驚豔?
 
勇氣。
 
安定與飄逐在拉扯,於物質的豐足與否上拉扯。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