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家庭的心意 很強烈,

探訪異國的念頭 很明顯,

並非厭倦甜蜜的負荷,

僅僅想複習 原我的 根。

 

那一圈的誓約,是合而為一的完整,

亦或瀟灑不開的羈絆;

我還旁觀清不了,我還迷在當局。

 

金銀財寶的價值因人而異,

我只明瞭,沒有任何,能與家人相比。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