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Bubu的「我的工作是母親」,聲聲敲擊在心頭。

 

何其欽羨,即便當個能全心全意照料家人的母親是我自幼所願,

但在有了妞妞之後,更是無一日一夜不心心念念。

 

事與願違,是定律嗎?

我以為被律以嚴苛古訓倫理的同時,

男外女內同樣被接納;

標準不一、慈悲迥異。

 

我在職業婦女與母親的角色穿來梭去,無功一竟;

母親的擔子沒有因工作而減輕,零碎時間捨不得休憩,

得補足缺少的那一塊。

 

也許是好幾塊。

 

等給自己的期限一到,我能重啟停滯於2009的步伐麼?

為自己而走的步伐。

創作者介紹
Una

Una(さゆり)'s Talk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