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不知怎搞的,老會想起小時候的事情,
尤其是在員林的那一段童年時光。

之前提過我覺得我的comfort food應賅是二伯母每回為我特煮的蔥段蛋花冬粉湯,
但前些天突然想起ㄚ公,
跟我一樣是天蠍座的ㄚ公,其實是比較不苟言笑的,
但老妹小時候天不怕地不怕,連ㄚ公都敢開玩笑,
而ㄚ公其實很疼愛我們,只是不像ㄚ嬤那樣溫柔的方式罷了。

很大之後才從乾媽(大伯母)口中得知,
ㄚ公的廚藝精湛,是會「辦桌」的那種程度,
無怪乎有一度ㄚ公跟ㄚ嬤開了炸粿攤,
ㄚ嬤負責備料、ㄚ公則掌廚;
而逢年過節時,家中的婆婆媽媽們在廚房忙進忙出時,
ㄚ公也會在一旁看著,
婆婆媽媽們也都會詢問ㄚ公「多桑,是不是這樣弄?那樣可以嗎?」
套句現代行話來講,ㄚ公彷彿是阿基師那樣的行政主廚啊!

而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ㄚ公有一回煮了大麵湯給我吃。

大麵這種麵條似乎是中部特有的,
比一般油麵還要粗,偏淡黃色,
煮成湯麵後的湯會有些類似勾芡的感覺,稠稠糊糊的;
台中的大麵羹還頗負盛名呢!

雖然印象中只吃過這麼一回,
然而讓我魂縈夢牽迄今。

ㄚ公的大麵湯料很簡單,
就是韭菜、滷肉,與簡單的調味,
一碗熱騰騰的大麵湯,讓當時年幼的我唏哩呼嚕大快朵頤吃下肚,
肚子暖烘烘的,好滿足哪!

後來回斗南與父母同住後,
再也沒有吃過這樣的大麵湯了,
到現在定居北部,同樣也未曾見過這種大麵,或是賣大麵湯的店家。

或許這碗大麵湯,跟ㄚ公的身影,同樣只能在記憶中回味了。

 

創作者介紹
Una

Una(さゆり)'s Talk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NN
  • 嗚~~我也好想吃阿公的大麵湯
    記得有一次我回員林,只剩我和阿公
    晚上他就煮了大麵湯給我吃>"<
    真是懷念的好滋味吶!!!
    專屬於阿公的味道…XD
    還有吶,其實我也是很尊敬阿公的阿,
    只是會開他個小玩笑咩…XD
  • @@最好是...
    你應賅還記得你拿ㄚ公的名字念台語開玩笑的事吧XD

    Una 於 2011/03/12 03:2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