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爾會想起,某段時光某個人,雲淡風輕之後,

對我言說的「命運,最後讓我成了主播、而妳進了科技業」。

 

不總是捉弄著人,怎堪稱命運?

 

夢想,在擁有一些、又不及一些之際,很容易被遺忘,或許是因為害怕;

而我離開作夢的年紀太久,年紀亦不再允許我輕易作夢。

 

夢想無限大、無限可能,它也可能會支離破碎。

 

取捨,是當下的生活態度,是一種自我安慰;

走進框框裡了,只得小小奢望地啟戶門、開扇窗,

偶爾覺得窒礙了,便讓外頭的陽光稀稀落落片灑進來,曬一曬。

 

創作者介紹
Una

Una(さゆり)'s Talk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