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過這一段,我想我會強烈建議,還是自然產好且安全哪!

20110728一早便開始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等候著聖保祿的電話,
約莫十點許,Alex接到住院中心確認有單人房床位了,
說下午兩點即可入住。

早上十一點左右開始禁食,不吃東西還能忍受,
然而還得滴水不沾不進,那真的是炎炎夏日裡,很是痛苦的一樁事兒。

來到下午一點多,Alex與我便攜著待產包出發了,
離開家裡的路上,車外非常炎熱,
我的心境與懷妞妞時半夜陣痛出發前往醫院大不同,
大抵這一回是有心理準備的,
只是心頭掛念著在保母家的妞妞,
也不安著接下來即將改變人生的發生。

到了聖保祿,前往住院中心報到,
量了身高體重,產前最後體重為59.2kg,
懷孕前我體重大概是43~45kg,
這一胎我總共胖了14~16公斤,
其實跟懷妞妞時差不多,當時最後體重為58kg;
隨後量了血壓,還得前往檢測中心抽血、驗尿。

我今天挨的第一支針,Alex說抽血人員不知是否第一次下錯位置,
竟抽不到血,還小心翼翼將針頭轉了個90度的彎,
還好超怕針的我壓根不敢看,Alex亦秉住氣息不敢當下告訴我,
否則我應該會昏倒吧!
(結果下針處沒多久便淤青了,一週後尚可見痕跡)

挺著最後時刻的大肚肚,回到住院中心等待;
住院中心的兩位護理人員說我肚子好大,
聽到雙胞胎才說難怪~

聽說這天是好日,好幾位產婦,
於是我們等到約莫三點許才真正入住單人病房。

在護理站接受了一群護理人員的盤問...
不是啦!是例行的資料詢問與紀錄,
還搬了張椅子給我坐,可能見我喘呼呼。

但他們聽到雙胞胎,倒是說覺得我肚子不算大,
與住院中心的護士所見相異。

進了270房,很熟悉的擺設,
房號亦與我生妞妞時住的268房只別兩號;
感覺恍如隔世,又如此近在眼前,
一年多前的景象歷歷回想在目,
而我又即將生產了,只是這回是剖腹產。

一位護理人員帶著三四位實習護士前來,
其中有實習護士領著Alex認識環境去,
我先換上手術衣,內不著一絲一掛,
沒有托腹帶的支撐,肚子更沈了。

躺到病床上後,
其餘的實習護士,一位幫我作衛教解說,
兩位開始幫我從胸部以下開始剃毛,
老實說,有點兒刮刮的不蘇湖..
護理人員幫我安裝宮縮測帶、胎心音偵測器、
要我按胎動鈕;
其實愈發地緊張起來了,但又覺得好空。

接著上了尿管,我以為會很痛,但其實還好。

護士原先說要灌腸,第一胎時最討厭就是灌腸了!

我回應早上已解便三次了耶,這樣還需要灌腸嗎?

她說要問問醫生。

一度,我有點兒退縮了,想回家,
讓Double兔與我身血相連,再待久一點...

接著我左手腕內側打上了乳酸點滴,
說是幫我補充水分之用。

然後是今日右手肘的第二支針,要驗血紅素值,
之後才發現,這支針是一切開始的關鍵針了...

護理人員又來做了有關麻醉的衛教,
時間逼近下午五點鐘。

因請佑家於中午便送住院餐點來,
還被護理站人員們小虧了一下,
我趕忙說是Alex想吃的啦!
但也是真的呀!
我一直到隔天晚上才有辦法開始真正吃起月子餐。

房裡剩我與Alex兩人,
看似輕鬆的Alex開始熱起月子餐、看電視吃,
還說居然有他最愛的「雞蛋蛋」耶!
看來這幾天的住院月子餐值得了~

沒多久,護理站來電,竟是問我有地中海型貧血?!
我請Alex回說沒有呀!
原來驗血結果顯示我的血紅素值稍低,約9.4,
正常平均值為10。

我們沒多想什麼,護士亦無多說些嚇人的言語;
約五點半,護士又來要扎針了!
說這會是最痛的一支針,
因為要做手術中的抗生素過敏測試,
打在皮下,會略鼓腫起一顆,
半小時後若無過敏反應即可於手術中使用;
老實說,我並不覺得這是整個過程中最痛的一支針耶!
只是看著皮膚腫一小包,總是怪怪的。

半小時後,腫包消了,護士說那就沒問題了。

而醫師也說不用灌腸,讓我著實鬆了一口氣。

接下來又是一陣漫長的等待,
看著窗外斜暉漸落,
說真的,我好想回家...

DSCN8767.JPG  

創作者介紹
Una

Una(さゆり)'s Talk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