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手術室出來已是一小時多後的事情了,
而回病房的一小段路,對我來說好煎熬...

只要我嘗試睜開眼,整個天花板旋轉加後退地超極速,
接著就引起我劇烈嘔吐的反應。

我不知道我如何從手術台、從恢復床被移到病床上,
之後某天Alex以輪椅送我至嬰兒室餵奶,
經過護理站時,看到一塊深藍色折疊的硬板,
Alex說他們就是用那塊板子幫我移床的,
而我,一絲毫印象都沒有。

回到病房後,
Alex、老爸、老媽、妞妞、乾媽都在,
還有一群護理人員,
我只覺得病房內好多人聲,
但我睜不開眼,也不敢睜開;
我聽到老媽對妞妞說「媽媽喔,媽媽不舒服喔」
我好想抱妞妞,好想她跟我撒嬌,
但我僅能微微睜眼,看見她被老媽抱著,
似乎怯生生地看著病床上的我,
或許她想著「媽媽怎麼了??」

一股非常強烈的嘔吐感襲捲而來,
我只能用小小又很虛弱的聲音說「我想吐」、「我想吐」,
Alex聽見了,趕緊拿了塑膠袋至於我右嘴側,
我馬上狂嘔不止,完全停不住,
可吐了好久也只吐出一些汁液,好難過...

依稀聽見老爸說不要用腹部出力,
但哪有可能嘛!
嘔吐就是整個腹部會擠壓東西往上衝咩!
我吐到停不住,
連老爸老媽要帶妞妞離開了,
我好想對妞妞微笑,但怎都遏抑不住嘔吐的反應。

好不容易歇了會兒,我氣喘吁吁地稍稍睜開眼,
勉強跟妞妞揮手說bye-bye,
天花板又狂倒帶,我只得趕緊又閉上眼;
妞妞也小聲且緩慢地跟我說bye-bye,
年幼的她大概第一次看到媽媽這個樣子吧,
希望沒嚇到她才好。

剩下我與Alex後,
我仍狂吐,吐到流眼淚,又很虛弱,
整個人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樣。

且手術完因麻醉之故不能躺枕頭,卻反而更催吐了。

連最後我如何睡去了,
而乾媽回我們家梳洗後又幾時過來陪伴,
我都完全不知曉。

不知睡到幾點,嬰兒室來電,問我能否去餵奶,
Alex答說我太虛弱恐怕沒有辦法,
可能因雙胞胎之故,
嬰兒室居然問那要使用配方奶嗎?
第一胎時完全沒有使用配方奶耶,挺多餵水而已;
Alex聽了嬰兒室說有提供的配方奶牌子,
一聽到明治,他以為是我買給妞妞喝的日本境內明治...
就馬上說要明治T_T...
唉,我其實希望是能恩水解或優生水解的說...

半夜護士來巡房好幾回,量體溫、量血壓、換點滴,
還在我右手肘上抽血了第三支針,
說是作為血紅素質之用;
並告訴Alex,半夜一點後可以喝水,
四點後可以吃粥進食。

半夜,我非常口渴,Alex拿了溫開水給我啜飲,
才喝一小口,就又覺噁心想吐了,真慘;
一直到凌晨,每回喝水都是如此的反應,
真是太難過了!

也難為Alex了,
我一聲呼喚,眠中的他便得起身,
真能慶幸現在是七月天,
而非妞妞出生的寒冬,
否則Alex大抵也會覺得一整夜三番兩回起身很痛苦吧。

何時天亮白,我還不知;
該是六點多而已吧,
戴醫師便來會診了!
真是認真又早起的醫生哪!

他問我還好嗎?
老實說,不很好,
且我仍睜不開眼,只能勉強微張著,
但願戴醫師不會覺得我不禮貌才好;
他說了很多我的狀況,我已記不太起來了,
只知道他說因為我是雙胞胎,
故失血有點多,總計有1250c.c.,
所以我很虛弱,
而半夜的抽血指數顯示我的血紅素過低,
因此他決定要為我輸血500c.c.,
在住院中心辦理時,
就有一項是否同意輸血需抉擇,
當初心想該是用不上吧!

真是凡事難料。

我不知道1250c.c.是多少,
但失去了一公升多的血液,應該是很不少吧!

然而我從來沒有接受過輸血,
於是,右手肘又再被扎了一支針,
說要作血庫配對之用。

接下來這一整天,我完全沒有食慾。

我問了護士一個蠢問題,
就是術後止痛的針是否還扎在我背上,
護士說在實施麻醉的當頭,
便將術後止痛的劑量一併打入了呀!
故而,我背上一根針都沒有哇!
我還以為跟無痛分娩一樣,背上會有針哩!
而戴醫師只給我一天劑量的術後止痛,
因他希望我早點適應,早點下床練習,幫助傷口復原。

公婆搭高鐵上來,大概九點多到,
我沒有辦法微笑或起身,
老爸老媽約十點多到,
煮了鱸魚湯,我勉強喝了些湯,
又想作噁便吃不下了。

十一點長輩們全跑去嬰兒室看Double兔,
剛好護士帶了兩包血袋來要為我輸血,
看到那兩大袋血袋,著實有點兒可怕,
不過那是善心人士捐的血,
我心存感激這位不知名人士的救助。

因為第一次接受輸血,
於是護士與醫生都很謹慎,
每隔一段時間便來察看,
看我有無發燒、起疹、呼吸困難等等不適應。

而,是的,我這一胎,還是又發燒了...囧。

第一胎待產時就開始發高燒,燒到產後,
這一胎,不知是否真的跟輸血有關,
我的體溫慢慢升高,
一直到傍晚接受輸血完,隔天才慢慢退。

下午一點多我排氣了,
但現在剖腹產似乎無須等排氣後方可進食。

於是,輸血完,我又被扎了一支針,要驗血紅素值,
晚上十點多燒到38度多了,又被扎了一支針,
說要檢驗發燒是否與輸血有關。

總之,到最後,我似乎對扎針,有點兒麻痺了...

導尿管一直到產後隔天的晚上八點近九點才拔除,
拔除的當下有點兒痛,
Alex說還看到一點點的血絲,
嚇壞我了。

拔除尿管後得開始嘗試自行下床解尿,
心情好像學步娃要邁開人生第一步似的,
非常小心翼翼,Alex也亦步亦趨攙扶著我。

我分不清是傷口痛或是子宮收縮痛,
總之剛下床的確有種飄飄然的感覺,
腳不太抬得起來,
解尿時也覺得有點兒解不太出來,
或許是心理因素居多吧,
擔心會疼痛。

原本每個護士來巡房看到我,
都說我臉色與唇色超級蒼白,
輸血完後,稍稍回復些氣色,
也比較不會想吐,天花板也不再急速倒帶了;
然而戴醫師說我仍得吃一個月份的鐵劑,
四周後回診再抽一次血(又要抽血?!),
看血紅素有否回升正常值了。

剖腹產的整個過程,大致至此了;
鉅細靡遺地記錄下來,
想讓自己往後不會遺忘,
現在回想著,
都覺得一切來得好不可思議,
也結束得好不可思議,
我曾認為自己無法撐過的,
也撐過去了,
人的能耐,真的是無可限量。

而我,好想念妞妞...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風
  • 你真是個偉大的媽媽!!

    辛苦你了
  • 一直稱讚我,我很不好意思啦>////<

    Una 於 2013/03/17 03:0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