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後,我必須藉著淡淡複習那段日子,

來稍做撫慰,證明自己曾經那麼有溫度地存在著。

 

淡淡地複習,因為太投入,反而會撥濺自怨自艾的漪漣。

 

走到現下,像是行雲流水,又顛簸崎嶇,

運,牽引一切。

 

那段日子,

曾經輕易能夠心動的片刻、曾經有人悉心呵護自己的日子、

曾經吆喝便笈囊出走的痛快、曾經盡情揮霍夜半的暢懷、

曾經...

 

已是曾經,而時間流轉流轉幾載春秋而去了。

 

有人依舊,而我已滄桑,身形心靈不復。

 

迷惑的,是這一種那一種,哪一種才幸福?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