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篇拖了很久的記述]

 

嬰兒期,1個月、3個月、6個月,都是突發成長的時機點。

 

時間已來到Kiki & Lala 3個月了,

真不知道我跟Alex是如何撐過來的,但我們就是走到現在了。

 

3個月的Kiki & Lala,好像猛然一躍過超級難帶的初生時期;

除了又長大許多,也開始願意與這個世界溝通。

 

逗弄他們,會笑、會叫、會擠眉弄眼,

食量更大了,Kiki已來到四小時140~150ml的奶量,

而Lala也達120~130ml的三小時奶量,

兩個抱起來愈顯有份量,

當然與足月單胞胎相比,仍是百分比落後。

 

三個月後的Kiki與Lala口水突然變多了,

尤其是Lala,總是在吹泡泡,甚至會流下來;

兩個也同時會啃手指頭了,只是還不很熟練。

 

保母問我要使用安撫奶嘴還是讓其吸手指,

嗯,好問題,但我選擇使用安撫奶嘴耶!

因我不想見他們把手指啃得濕濕爛爛的,

怕有濕疹或長大後有富貴手之虞。

 

Lala的保母每天會用相機記錄她的成長,

看著從出生便最最柔弱的Lala慢慢地腳長肉了,

喝奶不再溢嗆了,甚至會用腳玩布球了,

也比Kiki更愛咕嚕嚕講話,真的覺得很安慰。

 

而Kiki也從原本那個超級愛哭的小男生,

慢慢地作息正常了,晚上睡覺不再極度愛哭鬧了,

甚至可以睡了五六小時,

白天醒時也不再只會哭,學會靜靜觀察這個世界,

也變的很愛笑,吐奶情況也改善許多,

這都是一點一滴的成長吧。

 

再者便是Kiki在妞妞滿兩周歲後的移轉問題,

這件事著實讓我與Alex煩惱又徹夜討論了許久。

 

原本是妞妞滿兩周歲後,

Kiki從目前24小時托育的保母轉至妞妞的保母那兒,

然而妞妞保母是不收假日托、不收24小時托育的,

因此原訂我們將在十一月底,或十二月初時,

即得進入三個小孩皆送日托,晚上接回自己照顧的超級戰國時代。

 

最後的最後,妞妞保母考量我們身陷忙碌工作之餘,

「絕對」沒有辦法夜晚兼顧三名小孩的照料,

何況都還那麼那麼小....

 

於是,妞妞保母願意幫我們照顧Kiki到農曆過年前為24小時托育方式,

然而週日晚上我們仍得自己帶,週一早上同時將三個孩子送托兩處;

老實說,這對我們來講,真的真的鬆了好大一口氣!

 

因最原先我有考慮仍讓Kiki繼續待目前的保母家,

24小時托育方式到過年後,再轉至妞妞保母那兒;

然而妞妞保母希望保持三個幼兒的托育人數不變,

(十二月最大的哥哥要上幼兒園了)

故協調溝通的結果,就是現況了。

 

她如此地幫忙,真的教人很感激,

因有產假中的同事,於是大家得share工作量,

不知是我體力差了,抑或真的案子多了,

疲憊與壓力遽增,晚上還得照料孩子,

有幾度都要崩潰了、撐不下去了...

 

進而也影響到奶量,

這一胎的奶量,還比第一胎少了點,

趕不及Double兔的奶量,我有些焦慮,

然而莫可奈何,幾乎一天中好幾回,

我皆是打瞌睡地擠ㄋㄟㄋㄟ,太太累了...

 

但總仍想,能給Double兔多少母乳,就多少時日吧,

對三個孩子,從最初,便希冀能給完整的愛。

 

Double兔三個月了,眼前還有年餘日子要撐,

我不知道能夠撐多久,時而茫然的思緒盤據縈繞,

我不太確定怎麼走下去,就只能埋首凝視著腳尖,繼續走。

 

Double兔,要乖乖喔,希望你們是攜手來報恩的孩子,

願你們乖巧聽話,充滿喜樂愉悅地長大。

 

未命名.bmp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