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如何,都想紀錄下當刻的心情,
為自己短促的人生,攬住些什麼。

前兩週與別單位同事Peggy在OCS,
她慰問了我,關於帶三個未滿兩歲的孩子,
且在忙碌出名的公司繼續打拼。

混口飯吃吧!為了孩子;
註定成不了貴婦,只得仰天長嘆後,埋首續為五斗米折腰。

她提及前陣子公司邀約蔣勳來舉辦講座,很不錯,
我悠悠地說「超想去的,但本單位同仁永遠只能流口水」。

於是便聊到了作家與書,
她送了我一首蔣勳當天開場朗誦的詩,「願」。

我願是滿山的杜鵑 只為一次無憾的春天
我願是繁星 捨給一個夏天的夜晚
我願是千萬條江河 流向唯一的海洋
我願是那月 為你 再一次圓滿

如果你是島嶼 我願是環抱你的海洋
如果你張起了船帆 我願是輕輕吹動的風浪
如果你遠行 我願是那路 準備了平坦 隨你去到遠方

當你走累了 我願是夜晚 是路旁的客棧 有乾淨的枕席 供你睡眠

眠中有夢 我就是你枕上的淚痕

我願是手臂 讓你依靠
雖然白髮蒼蒼 我仍願是你腳邊的爐火 與你共話回憶的老年

你是笑 我是應和你的歌聲
你是淚 我是陪伴你的星光

當你埋葬土中 我願是依伴你的青草
你成灰 我便成塵
如果 如果你對此生還有眷戀
我就再許一願 與你結來世的姻緣

腦海中連結到了席慕容,我最最愛的一名詩者,
與她的「伴侶」有異曲同工之妙。

在小六因緣際會,於員林民眾服務站的壓花展覽上,
見著一幅壓花作品,旁提著「一棵開花的樹」,
驚為天人,且記憶深深。

於是就此,我好愛席慕容的詩篇。

.....

好遙遠的時光,好遙遠的文藝少女身影,好遙遠的年紀。

我想,若是看了「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恐是會淚濕衫襟吧,
會共鳴起自己那些單純的年代、那些單純又以為震天憾地的思緒,
而今,嘎然而止。

沏一壺茶、品一杯咖啡、讀幾篇文、信手拈來幾句,
已然奢侈至極,而我多想好好保有這些。

依稀記得很疼愛我的高中國文老師,
是否也是生了twins,兩個小男孩,
好想再與她聯繫,問問她好嗎?
告訴她我還是對文字情有獨鍾的那個女孩。

我好想,再當回那個女孩。

創作者介紹
Una

Una(さゆり)'s Talk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