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抵,人在某些循環之後,總會不禁懷疑起自我的定位,與價值。

 

雖然陷入此番掙扎的頻率漸減,然而仍是不免在某些時刻,

那種蠢蠢欲動即竄出作祟。

 

從何而來,往哪兒去,堅持或者放棄,再沒有義無反顧的勇氣。

 

而人是有情緒的,長期被貶抑,動力與熱情絕滅之餘,

便會思忖,逃離。

 

五斗米凌駕一切?五斗米腰折骨氣?

我愈加感覺自己,如蜷曲的蛆,掘往繭深處去。

 

而定位在哪?我純粹不了天使們的看守者,

亦無法沒有眷戀牽掛地,衝刺。

 

像跳恰恰,進退來回,音樂盒上的舞者,發條永無止息。

 

創作者介紹
Una

Una(さゆり)'s Talk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