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我想對過去的妳,說聲「對不起」。

 

妳曾經那樣地努力、那樣勤奮地挑燈夜戰、天天早起,

寒冷的冬晨、熾烈的夏晚,

阻不了妳埋首書堆的一心一意。

 

而我卻辜負了妳。

 

生命在2006至2008年轉了好大個彎,情感的、工作的;

光鮮亮麗的誤會造了一蹶不振的真實,

原來還有這麼多我不懂的,我不懂的,砸碎我以為的價值觀,

與一直以來從眼底看出的世界,妳瞳眸中,地球的轉動。

 

幸與不幸,一線之隔;

而我還依稀記得當時周遭的欣羨與祝福。

 

以及,我悄悄浮現的惶恐。

 

惶恐迄今,持續地擺盪不安,

雙掌刺痛地攬住繩索,從我一人,到現下結串三個孩子。

 

Erica說的收買靈魂,點悟了我,

然我想妳鐵定直搖頭,妳從不是如此之輩,

可嗷嗷待哺的三張嘴,我僅能折腰,賠上現在、未來這些年。

 

妳能懂嗎?

或許妳會說妳能懂,但會否支持我這樣做?

 

遲遲不敢看「那些年」,怕看了,遏抑不止地流淚;

沒有讓妳那如夢似幻的青春歲月精彩不留白,

亦沒有好好對的住妳那些年的努力與面對無可抒發壓力時的默默掉淚。

 

妳的眼淚多若纍串,告訴妳一個小秘密,

十年後的妳潰堤了好一陣之後,

彷彿一瞬間乾涸了,就此封腺。

 

妳以為褪下制服的那一刻象徵自由,

但也表示就此一個人走,妳成我,遺憾否?

 

請求妳的原諒,妳的夢想,我一個,都實現不了。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