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久沒沈澱下來用大腦思考一些事情,
生活中的繁瑣逼迫人不得不turn off這些開關。

可我不能不思考、不能不用鏡像來反照自我。

要在還有絲毫力氣之餘,忠實記錄此階此段的想法與心緒。

週日尾牙那晚返家,Alex拉著我看了這陣子突說要送我的禮物,
慰勞我將近半年來被三個孩子環繞的辛勞。

Toshiba。

記憶裡,是自有第一個想買laptop念頭時,便只傾心它;
那些年居高不下的不斐教人裹足不前。

謝謝Alex圓了我的夢,他可能不知曉,我思慕T牌已久。

於行動硬碟內瞥見兩年多前,寫給好友Susan的祝賀詞;
而今Yachi亦成人婦,各自經營婚姻,各自奔波生活。

誰最幸福?誰最不足?我沈浸的,是那字字句句,對青春的攬顧。

想起陶晶瑩的青春一曲,聆聽進心坎裡。

我們還能如此恣意地遊玩四方麼?我的好友們,
還記得澎湖的彩虹橋與鬧不完的笑話麼?
還記得南京東路的下午茶時光麼?

還記得麼?

不過幾載,三字冒頭了,我們奔波與經營著各自。

轉到眼下,我空虛著鎮日的空洞,庸庸碌碌,不知為何;
恆久被詆毀與沒有提升的狀態,亦會開始動搖自我存在的價值;
即便深刻明瞭人生,還有太多除此之外,更值追求之事。

而好多面容,我自眼底看見被緊緊綑綁住,受其牽動,顰笑悲苦;
我成了跳不進也盪不出的outsider。

可人有感覺,我不甘仆地蠕行,卻莫可奈何;
少了年輕兩袖清風的豪邁,我是鈴叮噹啷披載滿身,牽掛的很。

平何不比competitive麼?為何廝殺才得以生存?
我從不扛刀拔槍閉人之路,然避不了人斷我的途。

幾乎要萎縮了,常徜我心底的熱流,
於是得撥擠零碎來鏡像,鏡像我的純真尚保有涓滴。

晚間與同事通了電話,聊聊這陣子的沈悶,
她一句「妳怎麼了?聲音好低落疲憊」,
我幾乎要淚下來。

半個時辰彷彿關不住般地不吐不快,
直到妞妞來黏喚方休止。

隨夜休止,明朝,仍得披掛上陣,人生。

 

創作者介紹
Una

Una(さゆり)'s Talk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