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點要忘了記錄妞妞的2Y2M了。

 

這個春節假期公司史無前例地破例從善流讓大家連休,

心頭關於掛念工作的那一塊雖然暫止,

可連續九天面對三隻天使+魔鬼,

我仍是快要瀕臨崩潰邊緣。

 

尤其是妞妞。

 

大概太久沒到保母家了,

加上每天都有新的變化與成長,

讓她越有主見,且知道外公外婆會順她,

一不順心順意,便愈加地吵鬧,

有時鬧得兇,加上Double兔也正餓翻時,

我都忍不住,咆哮了妞妞。

 

用咆哮一詞,得以想見我的萬分不得已。

 

曾經我矢志要當優雅的媽媽,

優雅地不對孩子怒罵、優雅地一貫愛的教育、

優雅地橫豎輕聲細語到底。

 

可當第二胎孩子來臨---又是始料未及的twins之際,

優雅,早無可避免免地被束之高閣,

即使夜深人靜,凝視著孩子小小鼾聲的稚嫩臉龐,

我極度地懷念優雅的自己。

 

仔細想想,妞妞倒也不是見過的、聽聞的,調皮搗蛋至極的幼兒,

她也會貼心地將食物與我們分享、也會突如其來照顧Kiki、Lala、

一如她煞有其事地將巧虎當作baby,餵奶、摟抱、拍嗝,

或者小幫手地熱心拖地、辦家家酒地煮食給大人吃。

 

我唯一堅持的,便是從不說出「妳是姊姊呀」,這樣的言語。

 

因為自己是老大、是姊姊,

經歷過從小到大被這句話壓制與要求的無奈,

當姊姊不是我的選擇呀,我想妞妞或許也會懵懵懂懂油生此感。

 

外公外婆說妞妞還小、不懂,

可我認同保母的說法,兩歲的孩子,正處於體能智能黃金發展時期,

尤其妞妞懂得如此多詞彙,她是會思考的,是會觀察情勢的;

我從來不認為孩子不懂,因我本身便是一路早熟行來,

於是妞妞再如何吵鬧,我都堅持要告訴她道理與拒絕的理由,

但有時總會衝破了底線,因此我斥責她。

 

最近告訴妞妞不可以、不行時,

她有時會大嘆一口氣,然後自己走進房間裡,背對著門,頭低低,生氣;

過會兒我會湊近,摟抱她,告訴她為什麼不可以,

孩子心情轉換地飛快,她都嘴一陣後,隨即腳便踩跨至我腿上,討抱抱。

 

看似沒有聽懂,但我想一次兩次三次,她總歸會懂。

 

但有時她急了,於是大聲尖叫地無可取鬧,

我斥聲後,不打算理會她,讓她自己緩和下來,

而我會視情況,若正值累了、餓了,

便忙完Double兔或手邊急事,再讓她轉移注意力,

食物、玩具等等對她而言新鮮的事物。

 

最近帶妞妞出門是項挑戰,她像脫韁野馬不給牽手只管自己走,

有時會想起巧連智影片的教導,乖順地牽大人的手,但常常會忘記,

總是弄得我們大人緊張兮兮、提心吊膽,只能追著她身後跑,就深怕一個不留神。

 

教育孩子永遠是一門學問,教育規矩、品格初初進門的孩子更是一門高深的學問;

我與妞妞都在摸索,看著她橫衝直撞,我心急,但仍得看著她成熟,

相信某一天,她一定學得會。

 

之於妞妞,我恆是個新手媽媽,

但我不能壞了她對我全然的信任,因我要伴著她一步一履的成長,

像是補闕兒時我心頭不足的那樣。

 

九天的假期將屆,其他人或許充分休憩後神采奕奕,又或者旅遊著充電自己;

我整天關在家裡,面對三個孩子,沒一刻休息,亦無法遺之不管;

洗不完的奶瓶、換不完的尿布、清不完的便便、餵不完的奶與食物,

崩潰之際我也想問上蒼,為何給我如此之試煉?祂要我懂得什麼?

我想放的,被逼得不能放;以致於我想投入心力的,半斤八兩不成樣。

 

我的人生,跟妞妞的2Y2M一樣,橫衝直撞,還有得熬。

未命名.png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