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好一陣子,Alex週末最愛的消遣,

便是反覆地抱著Kiki、Lala餵奶、吃副食品,

然後觀賞著住宅裝潢、居家風水節目。

 

於是某一回我聊到對於家,我的想望;

希望我的家有一只浴缸、有個小小一隅座落著單人沙發與一盞立燈。

 

屬於我的,角落,讓我赤裸裸埋入,哭一場,或者休憩。

 

其實很簡單,可惜迄今,仍未實現。

 

Alex笑稱,這麼輕易實現了,那我的人生就此沒目標;

何妨?願已達,即無憾。

 

最近發現Kiki在將眠未眠時,總會嗚咽,

然只要手讓他握著,便能哭聲暫歇,甚而睡去;

大抵同我,很需要安全感。

 

孩提時期的安全滿需求被滿足了,便能成為獨立適意的成人麼?

那麼幼時的我可能,便是那未被滿足的孩子。

 

健康的孩子來自快樂的母親,

快樂的孩子來自健康的母親,

快樂與健康,我都在ㄍㄧㄣ。

 

再給我一點力量,請再給我一點力量。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