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了,大夥兒終得鬆口氣返家休息,

我與Alex卻是投入另一個戰場的開始。

 

電力其實早已耗盡,我拖著鎮日的疲憊約莫七點初踏出公司,

腳步踏出了,心裡卻仍被禁錮著,

望著星空揣想著,今晚何時還得上線工作呢??

 

坐上Alex的車,他一路嘰哩呱啦聊著,

我卻木然地呆坐在後頭,什麼皆無法思考,放空卻仍緊繃著。

 

七點十五至二十分,接到妞妞與Kiki,

其實超時費只與保母談到七點,

然而近來真的太過繁忙,每每超出時間去接送,

真的極為不好意思,卻莫可奈何。

 

七點二十五至三十分接上Lala後,

一家子浩浩蕩蕩地回家;

通常妞妞會很興奮地吱吱喳喳,不是唱歌便是一直講話,

Kiki得塞上奶嘴,他才不會哭鬧,

有時睡著有時自己默默看著窗外。

 

而Lala是最難以捉摸的,我每天都祈禱著今晚接到她時,一路安分;

有時她會躁動不安而哭鬧,有時在我懷裡沒一會兒便睡著,

端看今天我抽中什麼上上籤或下下籤。

 

順利的話到家約是七點四十分,晚一些便要到八點去了。

 

同樣將Double兔架上推車,

我躡手躡腳放Lala,絕大部分她仍是會醒來,

極少時候她會熟睡著。

 

家門口,通常Alex開門,幫妞妞脫鞋後,

取下雙胞胎推車後頭掛勾上的一堆袋子,

而我將Kiki、Lala分別抱至房間。

 

噢,對了,

我們家目前房間配置為一個房間放一個小孩,

我陪妞妞睡、Alex陪Lala睡(嬰兒床)、而Kiki自個兒睡一間,

大家總覺得Kiki一個人睡一間不危險麼?

截至目前他都會整晚直挺挺地睡好,

旁邊被我們用一堆枕頭、後棉被擋著,

而半夜我會偶爾過去看看他。

 

若是兩個或三個小孩同房,那我跟Alex都甭睡了,

一個哭鬧吵醒一個,連番上陣,真的會受不了!

 

回到剛進家門。

 

又是妞妞的DVD時光,

或有時讓她畫畫,她會非常專注;

而我趕緊整理三個小孩保母袋中的髒衣物,

冷凍我今日於公司擠的母乳,

開始弄晚餐。

 

簡單地熱過從公司帶回的晚餐,加些菜、蛋便快速打發兩人的胃;

此時通常Lala是哭鬧的,Alex便哄抱她,

可能我們每晚去接她時恰逢她就寢時間,

總讓她難以安穩入眠,我很心疼但真的無奈。

 

而Kiki有時會乖乖躺在次臥,

但最近大概長大了不安分了,

也跟著吵吵要人陪伴;

於是Alex會將Double兔放在客廳,一個坐安撫椅、一個坐提藍汽座,

跟著妞妞看DVD,或是Alex陪他們殺時間。

 

忙完廚事,我與Alex輪流用餐、輪值打理小孩,

順利的話吃完約過八點半,

不順利可能吃個半胃就得安撫小孩去了。

 

時間來到九點,我帶妞妞進房睡覺,

Alex溫奶給Kiki在房間自個兒喝,然後哄Lala;

我總是希望自己不會跟著妞妞熟睡,但也總是破功,

疲累爬上眼,幾乎是秒睡了我。

 

Kiki喝過奶,有時順利入眠,但常常會開始他的睡前儀式:哭泣,

他真是沒有安全感的孩子,要人窩在他身邊,

或讓他抓著手、或撫著他胸口,他才從大哭轉嗚咽而睡去。

 

我與Alex有時分身乏術,只能讓他哭鬧一陣;

待妞妞睡著了,我轉而陪Kiki;

或是Lala被Alex哄睡了,換Alex哄陪Kiki。

 

Lala極少能從返家途中一路睡到家裡,

通常得Alex抱哄,順利的話九點前能讓她睡著,

不順利便得一路與我輪流哄到十點、甚至十一點去,

大概在向我們抗議,為何每天總要在七點多驚動她睡眠。

 

之前妞妞也會歡著要抱抱,跑進廚房來跟我任性一番,

讓我連晚餐都處理不了;

最近好一些,會自己看DVD,但偶來仍會無理取鬧一會兒。

 

當我從漲奶中驚醒,通常已是十一點多,

有時甚至十二點多了!

Alex大多已梳洗畢,晚盤有時也會洗好,看著電視或上網;

我拖著仍是萬分疲累的身軀,開始擠奶,看孩子們的聯絡簿並留言;

此時家中一片安靜,我與Alex暫時從戰場中退下片刻,

我好希望享受此番寧靜,上上網或看看書,

但從來僅只是希望。

 

半小時擠完奶,帶著Double兔的奶瓶進浴室清洗並洗澡,

滌去一身罣礙,又蓄存了15%的電力;

我整理孩子們明日的乾淨衣物,簡單打掃家裡,

吃個小宵夜(通常是餅乾或勤勞點會熱上一杯鮮奶),

進房上個網,最近還會連線回公司清工作,

偶來很慘地,會忙到半夜,但我由衷希望不要變常態。

 

此時約半夜一點,只有我還醒著,但其實身軀非常勞累,硬撐,

看冰箱中隔天早晨Double兔的起床奶有沒有退冰儲好,

將一家五口的髒衣物分類裝洗衣袋,置入洗衣機後定時於隔天四五點左右清洗,

一切安妥了,我才進房在妞妞身旁睡著。

 

而有時匆忙扒過晚餐後,

我會開始用吸塵器清掃家裡,

趁孩子們都還在客廳的當頭,

趕緊打起精神清掃一番。

 

累積兩晚的乾淨衣物我會請Alex於孩子們皆入睡後,

約莫九點半至十點間,開車載到附近的自助洗衣店消毒烘乾,

這短短半小時我虔誠祈禱三個孩子安穩熟睡,

讓為娘的我不用聽到三重奏;

等Alex回來後,我再獨自一人默默收摺成山成堆的衣物。

 

晚間的戰場比早晨的有更多挑戰,

孩子們交互擦出太多的變數,無法固定模式行之;

我們最受恩惠的夜晚,便是Double兔進家門後仍熟睡著,

我可以順利弄晚餐,Alex只需陪伴妞妞,一切如此完美。

 

最最糟糕的經驗,便是三重奏,哭哭哭,

一個哄過一個,又循環回來;

我與Alex身子撐不住不說,連情緒都快衝破底線。

 

Alex晚上顧Lala,而我顧妞妞與Kiki,

他其實比較辛苦,因Lala半夜不好眠,

近來常兩三點起來放聲大哭,

給了開水或奶,仍要Alex哄上一陣,她才甘願;

最誇張的一幕,是我清晨醒來走出房門,

居然看見Alex累的倒臥沙發,自己蓋上Lala的毛毯打呼,

而Lala則是趴在客廳的遊戲墊,蓋上Lacoya的發熱毯睡著...

 

這麼冷的天。

 

前兩週我曾三度於半夜才梳洗,兩點、四點、五點,

通常是妞妞會睡一睡突如其來哭泣找人,我便又折返進房陪她;

那感覺很糟糕,渾身黏答灰塵,

終於見妞妞又熟睡而能離開房間,

卻又得馬上解決早已硬梆梆石頭奶的狀態,方能洗澡。

 

弄一弄,天又將亮...

 

哪一天我會崩潰呢?某一天吧。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NNA2008
  • 初次拜訪,看到你這篇文,忍不住幫你加個油!!
  • 謝謝你喔^^

    Una 於 2012/03/09 21:1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