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憂鬱即使沒有嚴重到需就診與服藥的地步,

也應賅有入門級了吧。

 

好一陣子以來,每每同一時段,總會莫名地感到心慌、不知所措,

以及重重、緊緊地心揪痛。

 

午后。

 

天將息未息、將滅未滅的向晚時分。

 

尤以週末,我甚而不忍望向窗外那一大深淺美麗的暈染,

深怕揪痛亦暈染開來,不可收拾。

 

甜蜜的負荷麼?負荷重重凌駕甜蜜,責任使然。

 

陪伴的當頭,我得隔出一片理智,

打理著下一秒下一刻,如何且何時規律孩子的作息,

不餓著、不累壞、不病身他們。

 

擁有天然母性的那一方,就是擱不下、忍不住;

贅累了工作,註定力氣用盡之後,再用盡力氣的一天復一日。

 

然後在好與壞之間擺盪,我顧全不了所有,還得用力揮拍趕走黏TT的疲憊。

 

不寄望倒吃甘蔗的苦盡甘來,我倚欄憑念我的年華,

曾經以為它能舞在Avenue des Champs-Élysées優雅著;

待來到你們口中所謂的撐過來之際,我的內心尚能殘餘多少青春?

 

只為我自己燃燒。

創作者介紹
Una

Una(さゆり)'s Talk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